欢迎访问泰安信用网站!今天是2016-06-28邮箱登录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查询
我的信用记录谁做主——信用卡诈骗案引发的思考
新闻来源:办公室 2016-06-27

 

我的信用记录到底应该由谁来做主?是由银行、公安机关、法院又或是客户本人?最近,发生在辽宁省宽甸县的一起信用卡诈骗案件引起了笔者的思考。
近日,宽甸县发生的一起多人集中查询个人信用报告的现象引起了笔者的注意。经询问,查询客户均来自于宽甸县同一家公司。短短两个工作日内,人行宽甸县支行查询窗口共接待该公司查询个人信用报告40余人次,有6人在未知情的情况下被他人办理了7张信用卡,透支消费5万余元,每张信用卡均有逾期记录产生,对被害人的信用记录和经济生活均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此次个人信用报告集中查询起因如下:该公司一名职工在办理住房按揭贷款时被银行以“有不良信用记录”为由拒贷,该职工遂到当地人民银行查询个人信用报告,查询后发现其名下有两张信用卡,均已经有大额取现及逾期记录。该职工否认自己名下办理和使用过任何信用卡,经过征信工作人员提示,该职工回忆起本公司林某曾经持有过其身份证。经询问,确认林某私下将其身份证复印件截留并办理了信用卡进行透支。另据林某承认,被办理信用卡人员应该是6人。此消息一出,引起该公司其他职工警觉,纷纷来到当地人民银行查询个人信用报告。
事情到这里并没有结束,其中5名受害人在向县经济侦查大队报案后,对于征信系统中不良信用记录的消除请求却陷入怪圈。首先,受害人向信用卡发卡银行提出异议并要求消除不良信用记录时,银行要求其出具有法律效力的相关文书,如经侦大队的立案回执或者法院的判决书等;其次,受害人在向经侦大队报案的时陷入了无法立案的尴尬:经侦大队认为此案件蒙受经济损失的受害人是信用卡发卡银行,而不是上述六名被盗用身份证的受害人,但由于犯罪嫌疑人表示愿意归还银行信用卡欠款,所以银行没有起诉的意愿,不愿意报案;最后,经侦大队认为此案件已经构成刑事案件,属于信用卡诈骗案件,法院不会作为民事案件进行受理。以上种种原因导致受害人无法就不良记录的消除作出任何努力。
代办信用卡是一个随着法制不断完善而留下的一个历史漏洞。随着信用卡诈骗案件的频发,发卡银行已经在愈加完善信用卡办理手续,如“三见面”、影像资料备案、信用卡中心电话回访等硬性要求成了必要的程序。但是,前期的不完善依旧需要各方面为此付出代价,而这些沉重的代价必须要给我们一些启示,以惩前毖后、防微杜渐。
保护个人信息安全,避免泄露
此为老生常谈,但是却是最为重要的一点。一是不要把身份证借给他人,尽可能由本人保管使用,在需要交由他人使用时应避免身份证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二是养成严谨的身份保密习惯,不随意向公司和个人透露自己的身份信息,以防他人利用计算机软件克隆身份证件;三是要妥善保管好身份证复印件,用过的要做到及时销毁或认真收藏,不可随意丢弃;四是对外提供的身份证复印件最好注明用途。例如,在身份证内的空白处注明“此复印件仅用于办理××事项”等内容,以防止该身份证复印件被不法分子挪作他用或再次复印盗用。标注时,尽量做到内容越细越好,在不遮挡身份证信息的情况下与之略有交叉,标注前后最好划上横线。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呼声,中国也或许会建立和国外社会福利号相同的“身份证”制度,那时,如果不正规使用身份证,其后患或许不仅止于信用卡诈骗案件。
规范异议处理流程,提高人民银行异议处理工作的权威性
中国人民银行负责全国的征信工作,对各银行机构的征信工作负有监督管理职能,基层人民银行作为总行的派出机构理应负责所在地区的征信管理工作。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县级人民银行的异议处理工作仅限于受理异议申请和反馈结果等,仅仅是一个走流程的工作。对于有异议的用户,基层人民银行无法对其作出任何实质性的帮助。长此以往,不仅降低人民银行征信业务在银行机构中的权威,也弱化了人民银行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中的作用。因此,对人民银行发起的异议查询,接入正西系统的金融机构要严格被查询机构的查询流程、提供的查询结果及相关证据,提高人民银行的权威。
转变征信宣传的侧重方向,为不良信用记录的处置流程
最近几年,各银行机构在进行征信宣传的时候,侧重点都是宣传征信的重要性,但是对有不良记录后续如何操作涉猎甚少。如本文中的案例,参考相关资料后,笔者认为受害人应该分两方面进行申述:一方面,对于需要偿还的欠款部分,可以向经侦部门进行报案;另一方面,要立即向当地法院从名誉权角度要求相关银行撤销受害人的不良信用记录,但是不要涉及经济相关案件,法院的判决书对撤销不良信用记录有着关键性的作用。人民群众希望了解的,应该就是我们宣传的方向,对于信用卡诈骗知识和不良记录消除应该成为下一步信用宣传的重点。
探讨建立信用卡诈骗的快速处理程序
以本案例所代表的信用卡诈骗案件为例,一般具有如下特点:一是案件脉络清晰,所有涉案人员均清楚了解案件发生过程;二是嫌疑人并未失踪,可以通过移动通讯设备进行联系,并且表达了还款的意愿;三是受害人在案件中过错极小,并且面对银行、嫌疑人和公安机关属于信息不对称的弱势群体;四是绝大多数受害人信用意识淡薄,诈骗案件一般发生多年后才有所察觉;五是受害人正处于需要良好信用记录的关键时期。本着对守法者保护的原则,对于此类案例,理应建立快速处理程序。在事实清楚的前提下,首先对受害人的不良信用记录进行处理,而后处理相应还款事项。
随着信息科学技术的发达,各种信用卡诈骗案件层出不穷。个人的信用记录到底由谁做主,只有个人增强防范诈骗意识,银行严守操作规范,个人的信用记录才能真正由自己做主。

 

<